王春晖:稳步推进5G商用
发布时间: 2021-04-07 浏览次数: 10 文章来源: 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

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远景目标纲要》就5G的发展和应用重点提出两项要求:一是加快5G网络规模化部署,用户普及率提高到56%,推广升级千兆光纤网络;二是构建基于5G的应用场景和产业生态,在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能源、智慧医疗等重点领域开展试点示范。

自5G牌照发放后,全国多个城市加快推进5G建设和应用进程,提出5G覆盖和落地的明确目标。2020年全年新增5G基站约58万个,累计已建成5G基站71.8万个,上市5G手机新机型累计199款,5G终端连接数已超过2亿。

我国5G网络的建设速度和规模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未来3年,5G网络覆盖将会相对完善,届时5G市场的应用场景和业务创新也将正式开始发力。未来3年,5G仍将处于“导入期”,需保持定力、稳扎稳打,促进5G成功商用。

2G到4G的演进,每一代移动通信技术从商用的元年开始一般均分为四个阶段:导入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5G技术的发展也不例外。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发放5G商用牌照,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目前,5G仍然处在市场的导入期,是5G网络的建设期和投入期。作为新一代的移动通信技术,5G远比前几代通信网络复杂,要求也高,应用场景也多。在这种情况下,5G标准是大量技术形成的一个技术聚合池,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随着商用的逐步推进,5G的发展将会根据市场的需求和行业的应用,不断增加对新业务和新场景的技术支持。5G技术的演进和市场应用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和遵循市场规律,稳步推进5G创新和商用。

5G网络建设及运营投入巨大,不同的2B服务与场景对网络带宽要求、网络资源消耗等各不相同。特别是制造业在工业互联网建设中的一次性投入成本和后期使用成本都较高,资金回收周期较长。缺乏科学合理的商业模式,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各方参与的积极性。因此,在5G的商用进程中,应注意以下六点:

首先,坚持推动“双千兆”网络协同发展战略,“双千兆”是指5G移动网络千兆和光纤宽带网络千兆,5G网络和千兆宽带是一个融合互补的有机整体必须协同发展。3月25日,工信部印发的《“双千兆”网络协同发展行动计划(2021-2023年)》要求,要用三年时间,基本建成全面覆盖城市地区和有条件乡镇的“双千兆”网络基础设施,实现固定和移动网络普遍具备“千兆到户”能力;

其次,应当以5G独立组网(SA)为目标,控制非独立组网(NSA)建设规模。当前所使用的5G网络还是“非独立组网“(Non-Standalone,NSA),NSA就是5G的接入网挂在4G的核心网下面与4G接入网一起工作。5G的独立组网(Standalone,SA),则是干干净净,彻彻底底摆脱了对4G的依赖,更加纯粹和独立的组网方案。

第三,5G的应用场景和产业生态应当“以点带面,分步推进”,切不可一哄而上。应当率先在智能交通、智慧物流、智慧能源、智慧医疗等重点领域开展试点示范,在试点示范的基础上分布推进。

第四,5G真正的应用场景,80%应该是用在工业互联网领域,应当系统研究5G在转向工业互联网等“垂直行业市场”的应用场景。我国工业门类齐全、体量大,通过“5G+工业互联网”把众多的机床、机器人、加工机械等工业设备集成互联,并有效实施状态监测、故障预测和优化控制等场景。

第五,应当制定国家5G技术与产业人才培养计划,加大对5G复合型人才的培养,为5G的可持续健康发展储备人力资源。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5G社会影响》白皮书中预测,到2030年,我国各行业所缺的5G直接和相关的人才约800万人。

第六,各级政府应当高度关注5G技术将给城市发展、行业变革、百姓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特别是5G在推动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的驱动与引领作用。5G商用的逐步推进,将为老百姓带来更高带宽、更高质量、更高体验、更高智能的5G生活。



王春晖,浙江大学教授、博导,南京邮电大学数字经济战略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联合国世界丝路论坛数字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国通信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兼网络空间安全战略与法律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互联网协会应用创新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版权所有 © 南京邮电大学信息产业发展战略研究院